天才圣手

第7章 再牛不也得来求我

也不知怎地,就算是回想起来感觉就在眼前,苏羽也没有啥邪念,感觉就像是看见仙女儿一样,生不起那坏心眼来。但秀儿,那可就不一样了,只要一想到她,苏羽心头就一阵火热……

想着想着,让苏羽不由得郁闷了,心中咒骂着坏他好事儿的李桂花八辈祖宗。

“奶奶的,迟早有一天,老子非将秀儿姐给拿下了!”

咒骂了好一阵子,苏羽这才心情大好,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身来大步向着村尾,自己的那几间破红砖瓦房走去。

虽说村里条件好一点的人家都是盖上了红砖大瓦房,但他现在所住的这个,还是当年他那个没见过面的死鬼老子结婚的时候,苏老头花了好多钱,请瓦工来给盖的三面红的房子。三面红,那在九十年代,可是只有有钱人家才盖的起的房子!可谁知道,他那死鬼老子,还没住上一年,就嗝儿屁着凉,从山上掉下去直接死翘翘了。

至于他娘,听村里人说,那也算是个标致的大美人,可是在他爹刚死了没多久,就扔下才两三个月的他离开了这个地方,至今也没有任何音讯。不过苏羽对她也没有一点念想,反正也没见过,家里也没有一张照片,就跟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在他心里,只有爷爷一个亲人,所以他才会听话的在小溪村守孝了整整两年。至于那死鬼老爹,也不是不养他,只是命太差,掉山沟里去了,所以苏羽倒也不怨恨。逢年过节,还是会上坟头去给他上个香,祭拜一下的。

两年前,苏老头去世后,那几间快有二十个年头的破瓦房,也就成了苏羽一个人的家。说实话,那实在是没个家的样子了,破的连村里五保户的烂土房子都不如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房子虽然很破烂,但有门有窗的,至少是个属于自己的窝不是?如此方便,苏羽自然是一直想着,怎么娶个女人回来给自己暖被窝!只不过那啥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小混球!你在家吗?”正当苏羽躺在土炕上瞎想时,一道清脆中带着些成熟的声音忽然在院子外响了起来。

“咦?这娘们,这么快就送上门了?”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小学里被苏羽气得够呛的村卫生所唯一的那个女大夫赵雯。

“嘿!敢损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一听这像是刻意压低的声音,苏羽两眼珠子滴溜着,心头鬼点子乱窜,“哦,在呢!进来吧!”

小溪村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唯一出山的路是一条约莫五六十米宽的山涧,两侧都是高耸的峭壁。但就是这唯一的一条路,还被一个内陆很罕见的山间湖泊北湖所阻断。整个北湖占据了小溪村和其他几个村庄所在山谷的三分之二还多,从那条唯一的山涧穿过,联通到外界同样面积的的湖泊当中。

从整体地势格局看来,小溪村所在的山谷,就像是陶渊明老先生所说的世外桃源一样,与外界近乎隔离了起来。偶尔有来自成立的游客来到这里,总是会忍不住赞叹,“哇!这里好漂亮哦!山清水秀,碧水绕青山,简直是世外桃源!如果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每天泛舟碧波上,真的是太幸福了!”

每次见到这样的人,小溪村的村民都会在心里牢骚,“他娘的,脑子有病吧!老子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都没看出来哪儿好!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车都开不进来!老子早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同的生活环境,形成了人们不同的思维。生活在城里那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对于青山绿水总是十分喜爱,恨不得永远住在这种没有喧嚣的地方。但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村里人,却是都想着到城里去闯荡,去繁华的大都市,住洋楼开洋车,每天灯红酒绿。

而苏羽,就是这样的人。或许是因为在县城里接受过较为高等的教育吧,苏羽一直憧憬着有一天能够走出这个地方,到城里去施展自己的身手,打造一番属于自己的天下,泡遍城里那些头抬的比马还高的女人,狠狠地羞辱一下当年那个在他刚刚进高中的时候将他羞辱的差点要离校的女人!

不过目前距离给老爷子守孝结束还有一年的时间,所以即便是苏羽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也需要再等等。虽然他是小溪村的霸王,但毕竟是老头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带大的,这份亲情,他是无法割舍的。所以他必须要尽到作为老头子唯一的后人所要尽的孝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