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级特卫

第八章 暴打于彦波

“你TMD再敢动我一下,我让你以后在学校混不下去……”于彦波咒骂威胁道。

“那你可以试试!”云飞扬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没等于彦波把话说完,毫不犹豫的抬腿一脚接着一脚用力踢在了于彦波身上。

“哎呦、啊……”于彦波立刻杀猪般的惨叫起来,被踢得满地乱滚。

别看云飞扬平时是老实的学生,但骨子里有一股子狠劲,打定主意要把于彦波打服,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招惹自己,否则决不罢休。

上小学时,云飞扬的父亲因车祸去世后,村里的孩子们便开始欺负他。在那时候,他激发出了骨子里凶狠的血性,谁敢欺负他就跟谁拼命,渐渐打出了威名,成了村里的孩子王。只要他一瞪眼,那些捣乱的孩子立马就老实了。

“住手!”两个小混混勉强爬起身喝道,不过没敢上前阻止云飞扬暴打于彦波。虽然他俩不服气被一个高中生教训了一顿,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心知不是云飞扬的对手,再上去也只有挨揍的份。

云飞扬转头,眼中射出两道寒芒和凶光,冷冷的扫视两个小混混一眼,喝斥道:“滚!”

“你……有种,你等着!”见云飞扬气势汹汹,一副再不走就冲上来胖揍他俩的家势,两个小混混吓得一缩脖,放下一句狠话,慌忙灰溜溜的闪人。

被重重的踢了五六脚,于彦波感觉身上如骨头断裂般疼痛,嘴角流出一股咸腥味的液体,而云飞扬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他也害怕了。“别……别打了,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

云飞扬就跟没听见一样,又接连几脚踹了过去。最后一脚,他如踢皮球般恶狠狠的踢在了于彦波的胸部。

于彦波顿感一阵钻心的剧痛,身体横着飞起,落地后又翻滚出一米多远,差点没背过气去。

云飞扬面沉似水,缓步走了过去,附身抓住于彦波的头发,把他的头抬了起来,声音冰冷的道:“你说以后让谁在学校混不下去?”

“是我!”于彦波被吓破了胆,战战兢兢的求饶道:“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招惹你了。”

“希望你记住刚才的话!”云飞扬冷哼一声,松开于彦波,稍微整理整理衣服,转身走向自行车。

于彦波趴在地上,感觉浑身酸疼,骨头都跟散架了一般,看着云飞扬渐渐远去的背影,他的眼中露出怨毒和愤恨之色,咬碎了钢牙。“云飞扬,我跟你势不两立,今天你敢把我打得这么惨,一定要让你十倍、百倍的偿还!”

今天没去上晚自习,云飞扬骑车来到了母亲开的花店——大海花店,以他父亲云大海的名字取的店名,也能看出他母亲对父亲的思念之情。

“妈,你回家休息吧,我帮你看店。”云飞扬推开门,高兴的走入。

花店不大,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和花卉,香气缭绕,让人有种走入鲜花盛开的春天般的感觉。

沈芳华正蹲着角落,手中捧着九十九朵已萎缩的玫瑰花束掉眼泪。这束花是五天前一个客人预定的,但五天过去,眼看着玫瑰花即将枯萎,客人也没来取。

当时沈芳华比较忙,忘记了收定金,现在这束花肯定是卖不出去了。平时,她非常节俭,一分钱恨不得能掰成两半花,眼瞅着损失两百的本钱,她心疼的不得了,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听到儿子的声音,沈芳华慌忙擦掉眼角的泪水,挤出一丝亲腻的微笑,问道:“飞扬,你怎么来了?”

“我……”云飞扬突然看到母亲的双眼通红,眼角还挂着泪痕,他的心顿时仿佛被刀子刺了一下,急切的道:“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说出最后一句,他的身上涌动出一股暴戾之气,眼神仿佛要杀人一般。谁敢欺负母亲,非要他的命不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