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三章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果然,在爆炸余波过后,警察进到银行内部一无所获,所有关于劫匪的信息以及残留的痕迹,在爆炸中全部荡然无存。

“他们有几个人?”

现在警察已经全部接手,林飞凡如果不硬闯根本无法进到银行内部,看到谢静彤从银行中走了出来,走了过去向谢静彤问道。

“五个!”谢静彤脸色有点黑,在自已的地盘内竟然发生这么大的案子,可想她的压力有多大,说不定会将她的一身警服给扒了。

林飞凡的语气很平静,却不知道为何,谢静彤却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暗含的怒意,就像是表面平静,底下却暗流汹涌的大海,又像是表面平静,岩浆涌动即将喷发的火山。

谢静彤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看着眼前脸色平静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谢静彤有种心悸的感觉。

对方竟然是五个人,更加让林飞凡确定这股劫匪不是普通人。

五个人正好是一个作战小分队的标配,这其中包括,侦察员,突击手,瞭望手

警察对付普通的劫匪还行,面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作战小分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显然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要不然这里的警察就算死不绝,也会伤亡大部份,而是只有几个人受到伤害而已。

不过,竟然敢伤害自已的兄弟,那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留下来。

林飞凡转身向银行的后面走了过去,银行内部肯定是找不到线索,这些人想要撤退,肯定早就摸好撤退的道路。

银行后面是一条相对偏僻的小路,这里来往的人不多,仅能供一辆小车通过。

抬头看了一眼银行后面安装的摄像头,林飞凡不用去查看,在那些行动之前,已经入侵到银行内部的安保系统,这个摄像头完全就是个摆设,不会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林飞凡向地上看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有一个脚印一路沿伸到垃圾筒旁边。

走到垃圾筒前,一脚将垃圾筒踢翻,里面的垃圾滚落的到处都是。

林飞凡也不觉得脏,比这还脏的环境他都住过,何况只是这些,在垃圾中翻翻找找,找到一张纸片,纸片写着一些数字。

林飞凡笑了,这些数字是佣兵界共用的密码,也许这些人以为在这个地方不会出现懂得佣兵密码的人,才如此大意没有将纸条销毁,而是直接扔到了垃圾筒。

可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林飞凡。

这张纸条上面的数字是经度,纬度,将经度跟纬度相交,会得出一个地点。

打开手机上的地图,输入经度跟纬度,地图显示出一个地点。

这个地点在东临市郊外的一处森林中。

“这是什么?”

谢静彤站在林飞凡的身后,看着林飞凡打开手机地图,却没有看到林飞凡找到小纸片,只是看到垃圾筒倒在地上,垃圾扔的满地都是。

她不是傻子,不然也不会以一介女子之身坐到大队长的身份,要知道女人在某些职业天生与男人有些差距,即然能坐到这个位置,就说明她有这个能力。

看到地上的痕迹,猜到林飞凡拿到什么线索了。

“你不该跟来!”

林飞凡记下这个地点,转过身对谢静彤说道。

谢静彤跟来的时候,林飞凡是知道的。

“为什么我不该跟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是一个警察的责任,按理说,这件事你不是该插手的,我劝你最好还是回去,很危险的。”

谢静彤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神秘,身上总是像蒙上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在公安局遇到他之后,谢静彤就查过林飞凡,这个男人有八年的空白时间。

她最有种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办法找到那群劫匪,她不知道这种感觉那里来的,就是心里相信。

听到这句话,林飞凡掉头就走。

虽然只是跟她接触一次,林飞凡却知道像她这样的人,有着自已的信仰跟坚定,心里打定的主意,根本不可能被别人说动。

来到东临市城郊边缘,这里的森林占地面积不小,足有几十亩。

“你就这样进去?”

谢静彤喊了一声,见林飞凡似乎就要这样进去,什么也不准备,好像不是去对付劫匪,而是去郊游一样。

不知道是真的艺高人胆大,还是不知死活。

林飞凡有点头疼,眼前这个小妞绝对是有点正义感过剩,扭过身来无奈地叹道:“你还是回去,这件事太危险了。”

“这话该我对你说才对吧?抓坏人本来就是我们警察的职责,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马上呼叫支援,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他们跑掉。”

说着,谢静彤开始拿出手机拨出。

“你做什么?”

她的手机却被林飞凡夺了过去,谢静彤尖叫一声冷着脸看着林飞凡:“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呼叫支援?”林飞凡冷笑一声,将她的手机卡取了出来扔了出去,将手机还给她:“想要对付他们,别说是你们警察,就算是普通的军人也不行,除非派特种兵过来。”

“你连他们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就呼叫支援,你这不是呼叫人支援,是叫来送死。”

被林飞凡呛声,快把谢静彤咽死了。

眼睛狠狠白了一眼林飞凡,怒声道:“我是不知道,难道你就知道。”

“这是雇佣兵标配的一个小分队,随意出来一个人,就足以屠杀你们刑侦大队所有人,每一个人双手都沾满了鲜血。”

“你要么现在就回去,要么就在这里等着,千万不要进去,这群人可不是什么善类,你要被他们抓住,想死都难。”林飞凡这样说并不是吓唬他,佣兵几乎每一天都在刀口喋血,他们不在乎自已的性命,更不在乎别人的性命。

说完这句话,林飞凡看也不看,猫着腰钻进森林中。

谢静彤确实被吓住了,脸色一会红一会白,脑子回想着如果自已被抓到时的可怕场景,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定,顺着林飞凡刚刚进去的道路,进入到森林内。

不过在进森林前,谢静彤把情况向局里汇报了,只是没提林飞凡,只说是自已发现的。

东临市城郊的森林因为保护的好,树木郁郁葱葱,相当茂密,外面艳阳高照,森林中却如同还没有亮的黎明,勉强可以看清前方的道路。

谢静彤深一脚浅一脚在森林里前进着,望着几乎都一样的景色,她很可悲的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她迷路了。

左冲右突不知道跑到那里,忽然脚下陷了一点,刚要动,耳后突传来个低闷的男声:“如果你死就动吧!”

心中一惊,向后望去,看到一双明亮如剑的眸子。

这个脸上涂着一些树汁,身上围着一些树枝藤条,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这个人。

仔细一看,发现是林飞凡,谢静彤大大松了一口气,刚要动又被林飞凡按在原地:“女人,不要动!想死呢你,看看你脚下是什么。”

谢静彤向脚下一看,魂差点飞了,在她脚下竟然是一颗地雷。

“千万不要动,你动我们两个都得死!”

谢静彤紧张的说不出来话,身体僵硬的点点头。

林飞凡慢慢的蹲低身子,一点点将地雷周围的泥土拨到一边,露出里面地雷的全貌。

这只是一颗普通的地雷,抬起头对谢静彤道:“运气不错,只是普通的地雷,不用担心!”

谢静彤有点无语,踩到地雷还是运气不错。

她根本不知道林飞凡这八年是怎么过了,踩得普通的地雷,真的是运气不错。

没有过多久,林飞凡站了起来。

谢静彤心里依然不放心,不过却依言抬起脚,在抬脚的过程中提心吊胆。

“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被迷雾环绕的男子,谢静彤忍不住开口讯问。

“谢警官你也太敏感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林飞凡一笑,对于这样的回答谢静彤相信他才有鬼了,只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深深的看了林飞凡一眼,似乎要将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看透,然后道:“现在我们做什么?”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马上转身离开这里,你根本不明白你将面对的是什么人!他们穷凶极恶,只要有钱他们什么都肯做。”

林飞凡后背靠大树上,看着眼前的谢静彤,他有点头痛,用手指轻轻的揉着眉角。

“从我穿上警服的那天起,我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没有什么可怕。”

谢静彤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跟着林飞凡,她的目光平静,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做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而这正是林飞凡头痛的一点。

这里已经进入那些佣兵的警戒范围,到处都被那里佣兵布下明里暗里的陷阱,以谢静彤的身手,踩中陷阱的几率太大了。

就算没有踩中陷阱,这里更是不时有佣兵出来寻视,谢静彤难保不被他们发现。

“好吧,你可以跟着我,不过一切都要听我的,如果你做不到,那我现在就马上离开。”

林飞凡目光烁烁的盯着谢静彤。

谢静彤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发现在这种情况下,林飞凡绝对的权威,听他的要比自已活下来的机率大上好多,点点头:“好!现在开始以前都是你说了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