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四章 打死我也不干!

“现在你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问,跟着我就行了,我停你停,我走你走,你若是做不到,我马上离开这里!”

林飞凡见谢静彤虽然同意了自已的请求,脸上却写满了疑问,张口就将她要问出来的话憋回肚子里去了。

他现在有点后悔刚刚同意谢静彤跟着了,这森林里的敌人不是一般人,带着谢静彤完全就是带着一个拖油瓶啊。

林飞凡的眼神出卖了他的想法,这把谢静彤气得,牙根恨得痒痒,恨不得扑到林飞凡的身上咬他两口。

对她的眼神视若无睹,林飞凡低头在地上抓了一些泥巴,混合不知道什么的汁叶就要往谢静彤的身上涂抹。

这种混合物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让谢静彤差点吐了。

“这是什么东西?你不会是要把这东西涂抹到我身上吗?打死我也不干!”

谢静彤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小步的后退,她坚绝不会让这些东西抹到自已的身上。

“怎么?之前不是做为警察,连死都不怕,现在就怕了?”

林飞凡停了下来,因为脸上涂着东西,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却从他的眼神中,谢静彤看出一丝嘲弄。

谢静彤心中怒气陡升,不就涂些烂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这就涂给你看。

双腮鼓得高高的,眼睛怒意满满看着林飞凡,心里把他骂了千百遍,强忍着难闻的气味将烂泥涂到身上。

只不过,她只是简单的涂了几下,像脸上以及隐密的部位能不涂就不涂。

林飞凡摇摇头,这怎么可以,也不问谢静彤的意见,双手捧着手上的烂泥就开始在谢静彤的身上涂抹起来。

谢静彤也愣了,没有想林飞凡这么的直接。

林飞凡涂到一半时,发现自已涂不下去,自已双手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按在谢静彤的胸上,感受到手心内传递过来的柔软,鬼使神差的在上面摸了一把。

摸了之后,才发现这样做跟耍流氓没什么区别,忙将手收了回来,将烂泥放在谢静彤的手上:“你自已涂吧,这也是为了隐藏自已的行踪”

后面本来想威胁谢静彤如果不涂就回去的话,想起刚刚占了人家便宜,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谢静彤脑子一片空白,自已从来没有被男人碰到过的神圣之地,竟然在这种地方,在这个情况,被这个男人给侵犯了,谢静彤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给我等着,等我们从这里出去,我们再算算总帐,敢占老娘的便宜!

谢静彤心里恨恨的想着,眼睛死死盯着林飞凡,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很快将全身涂满,这一次倒没有偷工减料,全身上上下下黑呼呼的,根本和之前靓丽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如果向树底下一躺,一滚,沾上一些树叶,不仔细搜索根本发现不了她。

之后,林飞凡倒也没有再提让谢静彤回去之类的话,一方面是因为知道谢静彤的决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刚刚自已鬼迷心窍摸了她,导至林飞凡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毕竟谢静彤可不是什么随便的女孩。

关于这一点,林飞凡一眼就看出谢静彤还是一个处子!

现在这种社会,到了这个年龄还是处子,那可真是不多见了!

一路无话,林飞凡在前面带着路,谢静彤紧跟在后面。

“好了,前面就是那帮劫匪的营地了,你就停在这里等我好了!”

林飞凡停了下来,匍匐到地上,爬到前面然后又退了回来,伏在谢静彤耳边轻语。

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气体,喷散到谢静彤的耳机,让她的耳朵动了动,心里起了异样的感觉,同时更加恼怒林飞凡,认为他是故意的。

将这笔帐记在心里,等着以后跟林飞凡一块算。

“要留也是你留在这里,我是一名警察!”

林飞凡摇摇头:“我知道你是警察,不过警察对这些人没有什么威胁力。而且以你的水平,上去也是去送死。”

“你”谢静彤觉得这家伙肯定是自已的灾星,从遇到他之后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恼怒的瞪着林飞凡,最终却还是软了下来,知道林飞凡说的是事实。

她不知道林飞凡的身份,却也知道林飞凡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把枪带上!”

谢静彤想了想,还是将自已腰后的配枪解了上来,递给林飞凡。

林飞凡大感意外,想不到谢静彤竟然会如此做,不由对她的印像大为改观,不过却没有去接那把枪。

“在这种情况,枪并不好用!”林飞凡摇摇头,拒绝了谢静彤的配枪。

谢静彤想了想,将配枪收了回来,对方有多少个人都不清楚,带枪看似安全,但只要一开枪,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小心一点!”

身后忽然传来谢静彤的叮嘱,让林飞凡身体一顿,头也不回向身后比划了一个放心的手势,飞快的没入到黑暗之中,向前方的营地内摸去。

林飞凡就像一只幽灵,悄悄的躲过对方设置下来的陷阱,再翻过去这一座小山包,就到了这群匪徒的营地。

林飞凡的眼中泛着血色,除了冰冷的杀意再无其他,让人忍不住的想像到,死神的镰刀已经挥舞起来,当它落下来的时候,就是收割人命的时候。

抬头看去,这座小山包似乎一切正常。但在林飞凡的眼中,他一眼就看出,在这座小山包上隐藏着对方的侦察员,他藏在一个隐蔽的山凹处,旁边还有树木帮他遮盖,很难让人发现他的位置。

嘴角划过一抹冰冷,林飞凡从旁边悄悄的摸了过去,他手掌轻扣,一道凌利的锋芒在掌心中闪现。

林飞凡的动作灵敏而轻巧,那怕是在快速移动中,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仿佛真的是一个幽灵在飘动一样。

对于林飞凡,那名佣兵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经来到他的背后。

双手慢慢的从佣兵背后伸了过去,然后猛的捂着他的嘴巴,手中凌利的寒芒,拉出一道长长的光泽,从佣兵的脖子间一闪而过。

佣兵的动作瞬间停止,瞳孔开始放在,一条细细的血线出现在脖子处。

轻轻的将佣兵的尸体放到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林飞凡伏低自已的身体四周查看了一下,再没有发现除了这个佣兵之外的敌人,将旁边的树木折断,盖在佣兵的尸体上面,伪装成佣兵依然还在的假像,然后向营地的方向再度摸了过去。

前进了不到五十米,林飞凡又发现了另外一名佣兵,这名佣兵躲在树上。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白种人,他不该躲在树上,因为树枝根本就遮挡不住他的身体,只要向上看一眼,就能看到他了。

显然这些佣兵并不认为警察能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麻烦,才会如此的大意。

估算了一下距离,想要冲过去不被树上的那名佣兵发现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片地域太开阔了,没有任何可以让林飞凡隐藏的地方。

望着树上的佣兵,林飞凡扬手向前掷去,手中的寒芒脱手飞出。

佣兵如中雷击,额头上出现一把没有柄的匕首,匕首造形奇特,如飞龙在天的造形,让人一眼看去就忘不了。

扑通!

死得不能再死的佣兵从树上掉了下来,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林飞凡走到他的身边,将自已的匕首收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传来呼喊声,听脚步声有几个人向这边赶了过来。

“伊恩,你这个家伙不会是睡着了,从树上掉下来了吧。”

这三个人还没有走到跟前,就开始喊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不耐烦,他们没有想过,会有人能突破他们的陷阱,杀到这里来。

林飞凡皱了一下眉头,四周没有供他躲避的地方,看起来只能跟他们打照面了。

将佣兵的枪拿在自已的手中,林飞凡飞速的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什么人?”

这三名佣兵一眼看到正在飞奔的林飞凡,他的手中拿着自已同伴的枪,高喊的同时,身体自然做出反应,抬起手中的枪指向林飞凡。

他们快,但林飞凡更快!

他们的枪刚抬起,林飞凡手中的枪已经响了。

呯!

时间只够林飞凡开一枪。

枪响之后,林飞凡看也不看,飞速的从原地消失,转到另一个地方。

他对自已的枪法深具信心,就算是不用眼睛看,听声音也能打中目标。

果然,随着林飞凡的枪响之后,对面三个人其中一个直接向后倒去,被林飞凡一枪打中眉心。

另外两名佣兵吓了一跳,见过枪法准的,但是枪法这么准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心惊胆颤之下,急忙躲在大树的背后,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出一颗子弹要了自已的命。

林飞凡觉得自已脑后面犹如针刺般,皮肤自然收紧,这种感觉犹如芒刺在背,让人很不舒服。

这是对于危险的一种直觉,林飞凡从来不怀疑自已的直觉,一刻不敢停留,一个翻滚,滚离原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