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五章 重要的是你死定了!

呯!

林飞凡刚刚滚离原地,一颗子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了出来,精确的打在他刚刚所在的地方。

如果不是林飞凡动作快一步,现在这颗子弹已经打进他的脑门里了。

狙击手!

林飞凡眼神一缩,身体一动,再一次移动自已方位。

呯!

子弹打在地上,扬起一小堆泥土。

即然已经知道对方是五人佣兵小队,林飞凡心里一直提防着有狙击手。

狙击手就像是潜伏在暗处的毒蛇,往往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给人致命一击。

他们永远躲在暗处,离开战场的中心,远距离的杀伤敌人。

狙击手永远是战场中的死神,只要被狙击手点名的人,很少能逃过追杀。

林飞凡目光扫向刚刚子弹射来的方向,那个方向看不出任何异常的情况,必然是狙击手在开了一枪之后,换了一个地方。

死神之眼有点烦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已开两枪还打不中的目标。

一直以来,他最是对自已充满了信心,认为只要给自已一把狙击枪,在自已的射程之内没有干不掉的敌人,那怕是超人也得死在自已的枪口下。

但是现在他的这份信心被打破,瞄准镜中这个突然出现的东方男子,像是未卜先知,总能提前躲开自已的子弹。

拉开自已脖子间紧系的扣子,死神之眼强迫自已冷静下来,他知道必须配合自已两个还活着的同伴将这个男人给杀死,不然自已也会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手中的狙击枪再一次端了起来,这一次死神之眼没有像之前那样看到林飞凡就开枪,枪口而是随着林飞凡的移动而进行细微的调整。

他在等!

等自已的最佳状态,然后将眼前这个东方男人一枪毙命。

嗒嗒嗒!

跟林飞凡碰面的两个用兵借着林飞凡被狙击手压制的空当,从大树后面冲了出来,手中的冲锋枪喷吐着火舌,子弹如急雨般的洒向林飞凡。

就在他们以为林飞凡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十拿九稳的时候,却见林飞凡突然加速,脱离他们扫射的范围,同时他手中夺来的枪也抬了起来,枪口指向两名佣兵。

“哦,上帝啊,我看到了什么,就算你老人家要展现神级也不用展现在我的敌人身上吧。”

“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躲过去?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超人也不能。”

两名佣兵死活为不能相信这一切,无力的发出呻吟。

不过,他们毕竟是久经硝烟考验的战士,看到林飞凡的枪口抬了起来,急忙向旁边扑倒。

从林飞枪口里射出的子弹几乎贴着他们的头皮飞了过去。

“你们的上帝还远在西方,想要赶过来还需要些时间。”

林飞凡大声用英语回应了一句,脚步一错,整个人扑向这两名佣兵。

其实林飞凡大部份的心思还在狙击手的身上,虽然狙击手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开枪了,但是给他的感觉反而更加的难以对付。

一个狙击手最大的作用不是在战场上能杀多少人,而是在于威慑力!

两名佣兵吓了一跳,在自已这方人数占优,而且还有狙击手的情况下,眼前这个看起来瘦弱的东方人竟然敢扑过来,太不将人放在眼里,真以为自已是超人了。

两名佣兵心头火气,持枪向林飞凡同样扑了过来,手中的枪口再度喷吐着火舌。

林飞凡再一次展示什么叫做绝望,那怕离得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林飞凡的速度未减的情况,这两名佣兵依然没有一发子弹打到他,那怕是沾到他。

林飞凡手中枪口翻转,眼睛甚至都没有看,直接抬手一枪打向其中一名佣兵。

枪口射出一道火焰,子弹从枪口射了出来,直接将其中一名佣兵打了对穿,佣兵瞪大着双眼,看着林飞凡似乎要记住他的样子。

又看了看自已胸前被子弹打出来的洞,鲜血潺潺,眼神中透着一种不甘,绝望的神色,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已会倒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另一名佣兵吓坏了,看着林飞凡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魔鬼。

比他们厉害的人不少,但是像林飞凡这样,一个对多个,还杀得他们血流成河,自已毫无损失,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来只是一趟简单的任务,怎么就惹出这么一个煞星出来。

这名佣兵转身就跑,只恨自已爹娘给自已少生了两条腿。

林飞凡背部寒毛全部竖了起来,一种生死危机传到自已的心底,想也不想,林飞凡放弃追击那个佣兵,转身扑到大树的后面。

呯!

又是一声枪响,如果林飞凡晚上那么零点几秒,这颗子弹毫无疑问的就会钻入他的心脏。

自已不去找他,真当自已拿他没办法了。

林飞凡有点恼了!

望了望子弹飞来的方向,若是狙击手一枪不发,自已找到他还真有点困难,即然狙击自已,那不是将自已的方位暴露给自已。

虽说狙击手通常都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但是大致的方位不会变。

目测了一下大概的距离,林飞凡得出一个结论,这名狙击手距离在一公里处的山头上。

看起来自已有必要先把狙击解决了,免得他像是赶都赶不走的苍蝇那样烦人。

若是让死神之眼知道此刻林飞凡将他比做烦的人的苍蝇,怕是直接会跳出来,跟林飞凡杀个你死我活。

要知道死神之眼在狙击手中可是排名前三十的高手。

谢静彤躲原地,心神一直放在林飞凡前往的地方,她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危险,同样也清楚这一次林飞凡要对付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忽然,她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就听激烈的枪声彻底引爆这片森林。

她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里,思前想好,觉得自已做为一个警察不能就这样躲在这里,看着别人去送命。

从藏身的地方爬起来,谢静彤向枪声响起的地方小小的走了过去,枪支托在手上,目光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该死的!”死神之眼吐了一口唾沫,他的喉咙有点发干,刚刚他又开了一枪,依然是没有打中目标,他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没有打中目标了。

对方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无论如何去扑捉,总是会扑了个空。

看对方明确的方向,明摆着就是确定了自已的方位,一路直奔自已而来。

这样下去不行!

死神之眼心里暗道,决定放弃。

用狙枪的瞄准看了一眼那个东方男人所在的方位,却发现原本该出现在自已眼中的目标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死神之眼心头不可自制的从头到脚升起一股凉气,想也不想就直接从自已窝藏的地方跑了出来,连他最心爱的狙击枪都不打算要,准备两手空空跑路。

却忽然发现自已窝藏地点的出口多了一个人,正是从瞄准镜里消失的那个男人。

死神之眼惊骇欲裂,从自已腿上拔出自已的小手枪,这是唯一他在被近身时可以防御的武器,只是面对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手里的这把小手枪,有多少作用。

轻瞄淡写的看着一眼死亡之眼手中的手枪,狙击手只有拉开距离,手中的狙击枪才是死神手中的镰刀。被拉近距离的狙击手,呵呵,差不多都是死路一条。

林飞凡的轻视,让死亡之眼感觉和自已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那怕自已是狙击,但是自已的近身战不见得弱。

“死吧!”

死亡之眼嘴里发出怪叫,手枪抬起来就是一枪,却发现不知道何时,林飞凡从他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感觉自已身后传来一种压迫感,急忙转身,刚刚转过去自已的身体,就看到一抹寒光从自已眼前瞬间飞舞而过。

就感到自已脖子一疼,然后从脖子间喷洒出一股炙热的水流。

“你到底是谁?”

这是死亡之眼在世界上最后一句话。

“把你手里的武器放下,不然我杀了这个女人!”

逃走的那名雇佣兵挟着谢静彤走了过来,整个人藏在谢静彤的身后,一点也不敢露出来。

林飞凡皱了皱收头,不是叫谢静彤藏起来了吗,而且那个地方是自已挑选的,几乎不可能会被人注意到,难道这个女人从里面跑了出来。

被林飞凡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同时谢静彤看到了地上一具具的尸体,再看看林飞凡,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她心里震惊到无以复加。

“想不到暗影军团的首领汉克,竟然会以一个女人来威胁别人。”

让林飞凡不管谢静彤的死活,林飞凡还真做不到,将手中枪武器扔到汉克的脚边。

“你竟然认识我?可是我对你却没有任何的印像,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今天起,暗影军团将会在佣兵界除名!”

汉克混身一震,却哈哈大笑起来,从谢静彤身后露出半个脑袋出来,指着林飞凡:“你以为你是?将我暗影军团除名,好大的口气。”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死定了!”

林飞凡眼中爆出一团神光,脚尖轻轻一挑,挑起一块石子。

这块石子比从手枪射出去的子弹好快,拉出长长的啸音,从谢静彤的耳边穿过,打在汉克的脑门上。

噗!

汉克的脑门像是被砸烂的西瓜,红的,白的混合在一起,从缺口处喷涌而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