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七章 古董箱子

林飞凡眼睛陡然瞪得滚圆。

“卧槽,怎么是这个东西?”

呆在树下的谢静彤心里一紧。

“喂,鸟窝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个古董箱子。”

林飞凡毫不犹豫,将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都说了出去。

“古董箱子?怎么会是古董箱子?不应该是钱吗?”

谢静彤喃喃自语,心里充满着疑惑。

银行怎么会有古董箱子?这一点林飞凡也充满着不解和好奇。

好奇心折磨的林飞凡相当难受,不等下来,就缓缓的解开了古董箱缠绕在树干上固定的绳索。

“你要干什么?”

谢静彤抬起头,昂着脑袋朝着树上大喊。

“你赶紧想办法把箱子放下来啊。你还愣在哪里干什么?”

“我说谢警官,你能先别着急吗?你就不能等我看看吗?万一这要是炸弹,我放下去了,你连骨头渣估计都没了。”

林飞凡无语的撇撇嘴,虽然他心里清楚这根本就不可能是炸弹,可他还是愿意这样逗谢静彤玩。

看着谢静彤手足无措的站在地上,林飞凡差点没笑出声来。

林飞凡搓着手,缓缓的打开了古董箱子的按扣。

啪嗒!

按扣弹起,林飞凡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掀开了木盒子。

盒子打开的一刹那,一股浓郁的黑气缓缓的四散开来。

林飞凡猛的一下捂住了鼻翼。

“怎么了?”

谨慎紧张的谢静彤,担忧的叫了起来。

“没事。”

林飞凡挥了挥手,稀薄到没有的雾气彻底消散。

林飞凡定睛看向古董盒子,心底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牛头!”

“什么牛头?”

谢静彤身子一紧,慌忙追问道。

“我们国家的宝藏,十二生肖铜首,牛头!”

林飞凡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欣喜的回道。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在国际社会上拍卖过三千万美元高价的牛首,会在这里现身。

“你眼睛没有看错吧?真的会是牛首?”

谢静彤也难掩内心的激动。

“咦。”林飞凡刚要开口,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缓缓的聚焦到了牛嘴上,在牛嘴里,一颗玻璃球大小的黑珠子,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散着黑气。

林飞凡恍然大悟,原来开箱子冒出的黑郁之气,正是从这个珠子里散出来的。只是让林飞凡不明白的是,牛头嘴里怎么会有这么一颗珠子?这颗珠子又是干什么的呢?

想到这,林飞凡忍不住将手深入了牛嘴中。当拿起那颗小黑珠,林飞凡才感觉到它的份量。放在手心里压的整根手臂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要知道,林飞凡在做特种兵的时候,双肩负重一百多斤,还能跑十多里路。可就是这么个玻璃珠大小的黑珠,却让他感觉到异常吃力。

林飞凡拿起黑珠,缓缓的伸到眼前,仔细观察起来。黑珠通体发黑,黑到发亮,盯久了,甚至有错觉,这就是一颗墨珠。黑珠四周环绕着淡淡的一丝黑气,气体仿佛来自黑珠内部,源源不断。

“你在看什么?难道你向独吞牛首?”

谢静彤拣起地上一个石子,朝着树上的林飞凡甩了过去。

谢静彤毕竟也是警校毕业,又是警局队长。也算的上是练家子,石子又稳又狠的朝着林飞凡飞来。

林飞凡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跟着左右往右耳一摆,呼啸而至的石子立刻就夹在了他的两指之间。

林飞凡不满的扭过头,看向谢静彤。

“喂,我说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我不但帮你破了案,还帮你找到了牛首。你还这样对待我?”

“说,你盯着什么看呢?我看你就是图谋不轨,利欲熏心,想要霸占牛首。”

谢静彤冷冷的哼道。那感觉就像是看穿了犯人的一切心理。

“不可理喻。”

林飞凡摇了摇头,跟着一扭头。浑身忍不住一颤,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脚下一落空。

啊!

谢静彤的尖叫声完全改过了林飞凡的尖叫声。

“扑通!”

林飞凡四仰八叉的摔在了松软的泥土上。

“咕咚!”

紧跟其后,一颗黑不溜秋的珠子落入了他的口中。

谢静彤瞪大眼,循着珠子的足迹,一直找到了林飞凡的嘴巴里。

“珠子呢?我刚刚明明看到一颗黑珠落进来的啊?”

谢静彤掰着林飞凡的嘴巴,恨不得把头都塞进去看。

“救命啊。”

林飞凡一阵心痛。人命关天,自己都要摔死了,谢静彤不但不关心,反倒是还在追究着什么珠子不珠子的。

“啊?”谢静彤瞬间缓过神来。

“你没事吧?”

谢静彤慌忙扶起了林飞凡。

“这么高的地方,你摔下来试试会不会有事?

林飞凡虽然身经百战,可毫无准备的从这么高处落下,还是摔的有些龇牙咧嘴。

看着林飞凡不住的揉着后背,谢静彤就更加奇怪了。

“也是啊。这么高的地方,一般人掉下来,还不摔死了。你倒是好,看样子,连肋骨都没摔断?”

谢静彤心头笼罩着一层疑云。

“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查户口的啊?”

林飞凡不满的看向这个不通人情的警官,直撇嘴。

“我是警察,有义务查明一切。说不定你和犯罪是同伙呢。这谁知道啊。”

“那行,我就是罪犯。可你倒是抓我啊?”

林飞凡不满的撇嘴道。

“小子,你别这么嚣张,让我抓到你把柄,你就死定了。”

谢静彤朝着林飞凡比了一个中指。

“你跟我说说,刚刚黑珠怎么回事?”

眼见林飞凡没事,谢静彤的心思有落在了黑珠上。

“我说大姐,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啊?”

林飞凡苦着脸,一脸哀怨的看向谢静彤。

“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刚刚从那么高的地上摔下来,你神经紧张看错了?有什么珠子掉进我嘴里,我会不比你清楚?”

林飞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他确实记得自己看到过黑珠,只是一个放在牛头嘴巴里的黑珠,那肯定是价值连城。既然已经到了自己肚子里,那就属于自己的了。

再说了,这事就放在国际上。追回了这么一件大宝贝,这颗黑珠肯定也当佣金赏了。自己也没想过要,只是机缘巧合。那就暂时先保管着吧。

“你确定没有黑珠?”

谢静彤狐疑的看向林飞凡。

“确定没有啊。”

林飞凡一咬牙,决定打死都不能承认。

“你刚刚好好的,怎么从树上掉下来了?”

谢静彤依旧不死心。

一说到这,林飞凡只觉得心里猛的一凉。妈蛋,作为特种兵这么多年,这种怪事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就在刚刚,转头的瞬间,他竟然看到牛头眨眼了。

没错,一个铜铸的牛头,竟然会眨眼。这换做谁,看到那也绝对吓尿。还好,林飞凡只是吓得从树上掉下来了。

“怎么?不知道该怎么撒谎了?”

谢静彤满脸得意。

“我说了,不知道你信不信。”

林飞凡故意压低声音。

“我刚刚看到牛头眨眼了。”

谢静彤浑身一颤,脸上顿时升腾起一抹愠色。

“你特么骗我傻子呢?铜牛头还眨眼,你在挑战我的智商?”

“看吧,看吧。”

林飞凡一脸无辜。

“我就说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信。”

“别给我废话,赶紧上去把牛头给我取下来。”

谢静彤厌恶的看了一眼林飞凡。

林飞凡摇了摇头,这件事谢静彤不信也就正常了。如果不是自己看到,打死他也不会信。就算眨眼,那也应该是大半夜眨眼啊。妈蛋,就没见过白天闹鬼的。一定是自己眼花,太过激动了。

林飞凡迅速的攀爬上大树,将古董箱的绳子绑在身上,麻溜的下了大树。

当谢静彤看到古董箱子里的牛头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压根就没有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十二生肖铜首,而且还是自己找来的。

林飞凡目光灼热的看向牛头,眼前全都虚幻成了钱。

“谢警官,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要不咱们就把这牛头卖了?三千万美金,二亿多人民币,咱们一人一半,下半辈子吃喝不愁啦。”

“瞧瞧你那点觉悟。”

谢静彤厌烦的看了一眼林飞凡。

“这种国宝级的宝物,那是全国人民的财富。你以为你想私吞就能私吞?这东西必须上交国家。”

“我去,又一个书呆子。”

林飞凡无语的叹了口气。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浴血奋战的时候,何尝不是这样?

“咱们为国家追回了国宝,怎么说,还的给点补偿吧?”

林飞凡犹豫的说道。

“你想要什么?敲诈啊?”

谢静彤无语的瞪了一眼林飞凡。

“稍后鉴定程序走完,我会给你向国家申请五百元奖金和小锦旗。”

“OMG!”

林飞凡只觉得脑子一阵生疼,三千万的东西,五百的奖金,这特么连租房子都不够吧?不过看谢静彤的表情,已经没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的谢大大大队长,你看这样行不行?”

林飞凡一脸纠结。

“我刚到东海,工作没工作,流离失所。你这五百块钱,连我租房都不够。我可以把牛头给你,但烦请你让我住你家里。等到我找到工作,生活稳定,立刻就搬走。行不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