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八章 光环闪烁

谢静彤猛的瞪大眼,差点没把眼珠子滚出来。神马?林飞凡要和自己住到一起?这家伙还真是不害臊,想的倒是美。

不过,不过话说回来了。林飞凡的境遇确实可怜,尤其看着三千万美金的牛头换了五百块。这换心里承受能力不好的,肯定当场就是神经了。

“谢队长,到底行不行啊?”

林飞凡一脸哀怨。

谢静彤看着手中的牛头,衡量良久,这才极不情愿的叹了口气。

“我可以答应你暂时租住在我家。但必须要约法三章。还有,你那个五百奖金,我没收了。算作房租费。”

“啊?”

林飞凡一翻白眼,差点没吐血而亡。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尤其他现在这样的,口袋比脸还干净的英雄,那死的就更惨了。

“答不答应?”

谢静彤烦躁的看向林飞凡。

“我答应!”

林飞凡哭丧着脸,怂拉着肩膀,漫步跟着谢静彤朝着树林外走去。如果此时,身后再来上一段凄惨的背景音乐,那感觉绝对不比荆轲刺秦王还要凄凉、哀怨。

出了树林,谢静彤立刻找了一个信号好的地段将情况一五一十的跟局长汇报一番。当然,按照约定,谢静彤还是很谦虚的就林飞凡说成了合伙人。

局长当时那个激动啊。以谢静彤的感觉,那就是差点没跪在电话面前。妈蛋,干掉了暗影兵团不说,还夺回了牛首。十二生肖的牛首啊。这功劳,简直能直接禀报中央了。

“谢静彤,哦,不,谢队长,你现在在原地不要走。我这就派车过来接你。”

局长宋思明激动的对着电话安排到,还没等谢静彤来得及拒绝,那边电话立刻就挂掉了。

谢静彤无语的朝着林飞凡撇了撇嘴。

“邀功这事,局长最乐意。”

“貌似有些人,比局长还乐意呢。”

林飞凡偷瞄了一眼谢静彤,话里话外全都是讽刺。

“嗨,你指桑骂槐说谁呢。你说谁呢。”

谢静彤不是聋子,自然听得懂林飞凡话里有话。

“我没说谁啊。我就是自言自语发泄一翻还不行嘛。”

“是不是我把你说成辅助侦查破案,你不乐意?我就占你这么点小便宜怎么了呢?你怎么就像个娘们似乎。”

谢静彤不满的看向林飞凡,恨不得将这家伙敲晕过去。

“谢大队长,这算是小小的便宜吗?明明雇佣兵是我干掉的?为啥你要说,在你英明神武的指挥下解决了负隅顽抗的危险分子?还有,什么叫我无意间发现了隐藏在鸟窝里的牛首?哥,我叫你声亲哥,鸟窝在树上,难道我走路是朝着天看的啊?”

林飞凡一口气说了一长串,差点没累晕死过去。

“嗨,我说你能别在意这些细节嘛。你告诉我,就算说这些事都是你干的,有用吗?有用吗?除了五百块,最多给你再发个好市民卡吧?你要是真想要,我可以写给你啊。”

林飞凡脑袋一阵生痛,差点没晕死过去。这事反倒是谢静彤有理了?

嘀嘀!

还没等林飞凡反驳,一辆辆警车就按着喇叭朝着两人驶了过来。

“喂,一会别乱说话。”

谢静彤朝着林飞凡白了一眼,慌忙的理了理服装,尽量使得自己看起来大方得体一些。

看着谢静彤背过身影,林飞凡极不不满的嘟囔着嘴。无奈,寄人篱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为首的一个警车还未停稳,宋思明就已经拉开车门,跳了出来。

“谢队长,谢队长啊。你可真是咱们东海市的好警察啊。”

宋思明热情的握住谢静彤的手,那感觉比见了亲爹亲妈还亲啊。

“哪个,哪个,咱们的牛首在哪里?”

热情片刻,宋思明终于还是忍不住进入了主题。

“就在这箱子里。”

谢静彤慌忙蹲下身,拿起箱子递到了宋思明的跟前。

宋思明那个激动,双手不住的抚摸着箱子。良久,才舍得打开。

当那箱子闪开时,周围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牛首,还真是十二生肖的牛首。”

“这可是国宝,国宝啊。”

“谢队长不愧是谢队长,牛首都能找回来。”

……

听着众警察的赞誉声,谢静彤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谢队长,这就是你跟我提起的小伙子?”

宋思明两眼放光,不住的拍着林飞凡的肩膀。

“小伙子,好样的。你为全国人民做了极大的贡献,找回了失踪百年的牛首。少年英雄,果然是少年英雄啊。”

看着宋思明的不住夸赞,林飞凡真想问候他十八辈祖宗。光说这些有屁用,多少给点赏钱,让租个房子啥的啊。

只是林飞凡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会这么说。他偷偷的瞄了一眼谢静彤,也罢,就让她英雄做到底算了。

“局长,您太客气了。这件事那全是谢静彤的功劳。当时我看那枪林弹雨,都吓傻了。咱们的谢队长,临危不惧,立刻冲了上去。我只听,啪啪啪!几声枪响过后,这些混蛋就全都倒下去了。”

林飞凡说完,朝着谢静彤一眨眼。

“是不是啊?谢队长。”

“哦。这样啊。”

局长惊叹的看向谢静彤。

局长听不明白,可谢静彤心里清楚。林飞凡这明白着在黑她呢。谢静彤瞪眼看向林飞凡,悄悄的把手伸到了林飞凡的后背。

“唉吆喂。”

林飞凡故意叫的很大声,吓的谢静彤慌忙抽回了手,神色凌乱的又瞪了一眼林飞凡。

“怎么了?”

宋思明心里一惊,关切的追问道。

“哦。没什么,刚刚让蚂蚁夹了一下。”

林飞凡说完,还不忘朝着谢静彤撇嘴一笑。

“你才是蚂蚁,你全家都是蚂蚁。”

谢静彤极度不满的暗暗嘟囔道。

“确实,这里荒郊野外的。”

宋思明兴奋的将古董箱子交给身旁的警官,又朝身后的法医和几个警官摆了摆手。

“你们几个留下来侦查现场,我和谢队长回警局写材料。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上报公安部。”

“好的,局长。”

几个警官客气的点了点头,领着法医朝着树林里走去。

林飞凡一行人则坐上了警车,朝着警局驶去。

警车刚停到警局门口,黑压压的记者就围了上来。警察瞬间让围的水泄不通,闪光灯没命的闪烁着。众记者都伸长了脖子,恨不得钻进警车内。

“各位记者同僚,采访可以,还请大家让让。”

宋思明对于这些记者此行目的最为清楚不过,因为就是他派人向记者通风报信的。在宋思明看来,舆论能让自己身上的光环更加耀眼夺目。

“宋局长,宋局长。”

一个戴着瓶底厚的眼镜男围了上来。

“我听说,咱们这个牛首被追回来了?而且据听说,咱们为了这个侦查工作,足足准备了大半年。这才开始了最后的收网行动,我想问,这是不是真的?”

眼镜男的话刚问完,一个扛着相机的大胖子凭借着自身体积优势,立刻就将他挤了出去。

“宋局长,我听说咱们这个代号猎狐行动,做的极为隐秘。就连后期侦查,也就只有那么几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员知道。我想知道,这些老警员,包括哪些警员?”

“宋局长,宋局长。”

一个手持话筒,矮个子的记者,使劲的掂起脚尖。

“我听说,咱们银行失利,其实是故意放走劫匪。咱们真正的主战场是空旷的林地,这样能防止伤及无辜。那我想问下,咱们这么做,会不会真的放走劫匪?还是说咱们其实已经有了详细方案防止这种意外发生?”

……

众记者你一言,我一语。问的宋思明好不开心。他满意的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小警察,这小子办事就是利索,能深刻的领悟自己的意思。放出准确有利的消息。

“咱们这个案子啊。确实是精心策划的。就说这个劫匪吧。我们当时了解的消息……”

“看到没?比你还虚伪。”

林飞凡指着车窗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宋思明,一脸鄙夷。

“喂,你分清楚情况好不?”

谢静彤不满的瞪了林飞凡一眼。

“我这是善意的谎言,纯粹是为了你好。宋思明他就不一样了,他动机不纯,分明就是想要邀功。”

林飞凡一怔,一脸迷茫的看向谢静彤。

“嗨,你怎么就成了为了我好了?合着我还得感谢你啊?”

“感谢就不用了。”

谢静彤对着林飞凡嘻嘻一笑,那样子倒是有几分可爱。

“你想啊。你一介平民,凭什么这么厉害?能徒手干掉那么多穷凶极恶的歹徒?”

“有点道理。”

林飞凡点了点头,目光淡然的看向谢静彤,那意思很明显,你接着忽悠。

谢静彤倒也不在乎林飞凡的眼神,得意一笑。

“你自己想想,如果这事让媒体知道了。为了赚足眼球,肯定会想方设法的人肉你啊。万一肉出点什么不好的东西,你哭可就来不及了。所以嘛,我这样做,直接帮你省掉了很多麻烦事。”

“高,实在是高。”

林飞凡悄然伸出大拇指,心里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老子是谁?岂能说人肉就人肉的到?不过嘛,话说回来,凡事还是小心谨慎,谢静彤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