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九章 做名人的代价

看着车窗外,吐沫横飞的宋思明。林飞凡差点没忍住冲上去一顿狂揍,如果说把这种好事让给谢静彤,他倒没觉得什么。毕竟人家谢静彤也算的上是美女,又确确实实,不顾生死参加过追捕。

再者,最主要一点,人家谢静彤给他提供住宿了嘛。这也算是等价交换。可宋思明,什么都没干。还敢这么吹嘘,不怕被自己吹死啊?

“各位抱歉,我还有点事情要忙。所以具体的追捕细节,咱们可以询问刑警队长谢静彤,他参与了具体的追捕计划。”

宋思明满意一笑,朝着警车指了指。

卧槽,宋思明这一指,简直比一阳指还要厉害多了。那些记者瞬间犹如饥渴的野兽,黑压压的,一下子将警车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宋思明终于舍得留给你点表演的时间了,我还以为他要说到昏天地暗,海枯石烂呢。”

林飞凡坏笑着看向谢静彤,故意调楷道。

“你能别这么损吗?”

谢静彤双颊绯红,不满的瞪了一眼林飞凡。再看向车外,心里不免一阵紧张。谢静彤虽然当警察这么多年,可像这么引来全城轰动,还真是第一次。

“哎,谢队长,能跟我们说一下抓捕劫匪的具体细节吗?想必很多民众对这个都异常感兴趣。”

一个大鼻子记者,几乎将脸贴在了车窗前。那高挺的鹰钩鼻愣是挤成了扁平的朝天鼻,样子没比猪八戒好看到哪里。

“让一个空,让一个空。”

一个高个记者,死命的推搡着鹰钩鼻记者,终于杀开一条血路,挤了上来。

“谢队长,我想问下。听局长说,是你一个人在丛林里击毙了五个穷凶极恶的匪徒。我想问下,在当时,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感觉到害怕?想没想过退缩?”

站在高个身旁的另外一个记者,鄙夷的看了一眼高个记者。这特么问的不是废话吗?民众有几个人会关心这种无脑的问题?一看就是个新来的记者,没经验。

“谢队长,听咱们警队其他同志反映过,你至今单身。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因公殉职,花季年龄,没有体验过爱情,会不会感到遗憾呢?”

……

扑面而来的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连谢静彤家里有没有养狗或者养猫,这种变态的问题都要追问一遍。

直逼得谢静彤差点没跳车,我的亲娘呀。原来成名这么痛苦,对于这些记者来说,他们恨不得扒掉你的底裤,看看你底裤穿的什么眼色。如果你穿的是红色,他们就会跟着惊呼,原来英雄总是与众不同,就连底裤都是胜利的象征。

围观的记者越来越多,见谢静彤没有回话。情绪都更加亢奋起来,直晃的警车不住摇摆。

“谢队长,我看你还是下去吧。”

坐在驾驶室上的警员为难的看向谢静彤。

“如果在这么摇下去,警车恐怕要被挤扁了。这种情况警队不报,我只能花钱自己去修了。”

看着驾驶室上的警员一脸苦逼,谢静彤终于心软了。

谢静彤叹了口气,缓缓的摇下车窗。

“麻烦大家往后退一退,我车门打不开了。”

一听说谢静彤要打开车门,围在另外一侧的记者,也马不停蹄的绕了过来。

待到谢静彤刚刚打开车门,众记者闪到一边的空档,见缝插针,瞬间如同潮水般涌了过来。

“谢队长,谢队长,麻烦你给我们具体透露下抓捕劫匪的细节。”

“谢队长,谢队长,请问,劫匪是不是像传言的一样,属于国外的雇佣兵?”

“谢队长,谢队长,咱们警察没有丛林作战的经验,你到底是怎么击毙他们几个的呢?”

……

谢静彤差点没被问哭,她压抑的看向周围。没办法,为了当个人民好警察,留个好形象,拼了!

“大家都别激动,别再往里挤了。相机贵重,小心挤坏咯。”

“能采访到你这么一位大英雄,就是挤坏了相机,那也值得。”

人群中,不知那位记者大哥一声回应,顿时惹来四周一阵哄笑。

“就是,就是,只要不把人挤坏,一个相机算什么。”

众人依旧没命的朝着谢静彤挤来。

谢静彤一翻白眼,差点没晕死过去。

“大家都别着急,其实这次我能顺利找回国宝。还要感谢一个人,正是在他的无私帮助下,我才能从五个劫匪手中夺回咱们珍贵的国宝。”

谢静彤实在受不了这个荣誉了,大家对她的期待,以及赋予她身上的光环,让她觉得喘不过气来,她决定把光环分给林飞凡一部分。

“这个人是谁啊?有这么大能耐?”

“是啊。谢队长,能不能把这个人介绍给我们认识?”

“谢队长,这个人是不是咱们警局的人,还是像电视剧中演的卧底和线人啊?”

……

“这个人就是……”

谢静彤轻哼一声,一把拉开车门。

瞬间眼睛睁得老大,整个人都傻眼了。

警车内空无一人,很明显,林飞凡这家伙趁乱从另外一个车门溜了出去。

众记者有些傻眼了,翻翻把头探向车内。

“谢队长,这个人就是谁啊?”

“是啊?他在车里吗?”

……

谢静彤脸颊一红,慌忙转过头来。

“这个人就是局长,正是在他的指挥下,我们才破获了这么大的案件。”

“不对吧?谢队长,你刚刚说话的时候,明明看向警车,这个人怎么可能是局长?”

一个记者狐疑的看向谢静彤。

“哦。我刚刚想要进入警车拿个东西。”

谢静彤哪里撒过谎,只是说完这句话,脸已经宛如天边的火烧云。

“谢队长,这个人该不会真的是卧底吧?你是不是极力的在保护着他的隐私?”

另外一个记者又穷追不舍。

谢静彤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连她自己胡乱的回答着什么都已经不知道了。记得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在心里把林飞凡祖宗十八代完全骂了一个遍。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嘴上说这个抢功,可真当自己想要把功劳分给她的时候,他却跑的没个鬼影。

当谢静彤在众记者的精神摧残下,终于迈着疲惫的步子回到警局的办公室里。却陡然见到林飞凡和郑可飞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悠闲的品着茶。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窜到了眉心。

“林飞凡!”

谢静彤这一声吼,差点没将东海公安局震塌。

正在往嘴里送水的郑可飞陡然听到了谢静彤的一声河东狮吼,到了嘴边的茶水瞬间喷出老远。

“谢队长,你没吃错药吧?”

郑可飞错愕的看向谢静彤,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你才吃错药了。”

谢静彤狠狠的瞪了一眼郑可飞。

“你这个死党可真是禽兽不如。”

“喂,谢队长,咱们说话可要凭良心啊。我如果禽兽不如,在树林里,早就把你圈圈叉叉,然后拿着国宝逍遥自在去了。反正又没有人知道。”

林飞凡不满的看向谢静彤,这要换做一般的雇佣军,林飞凡的臆想肯定当场就去实现了。

“臭不要脸。”

谢静彤脸都气成了猪肝色。

“郑可飞,你看看你这个死党,简直和臭流氓有的一比。”

“噗哧。”

郑可飞看着谢静彤的模样,忍俊不禁的笑了。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把东海市的美女队长气成这番模样,这事也就林飞凡能干的出来。

“笑,你还有脸笑。”

谢静彤咬紧牙关,要不是看在林飞凡救了自己的份上,她即便不将他大卸八块,肯定也要使出对待某些犯人的手段,好好折磨折磨林飞凡了。

“我的谢大队长,你知道我在笑什么吗?”

郑可飞眨巴着眼睛,狐媚的看向谢静彤。

谢静彤心里一紧,不明其意的打量着郑可飞。

“臭丫头,你又想说什么?”

谢静彤和郑可飞虽然是上下级关系,可两人年龄相仿,脾气秉性又不尽相同,自然就能玩的来。没人的时候,说话什么的也都相当随意。

“我没想说什么。”

郑可飞坏坏一笑,狡邪的眨巴着眼睛。

“我就怀疑某人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哦。”

谢静彤心里一紧,慌乱的朝着林飞凡一瞪眼。

“你又跟郑可飞瞎说什么了?”

“我没瞎说什么啊。”

林飞凡嘻嘻一笑。

“我就是告诉郑可飞,以后想着我喝酒,可以直接去你家找我。”

我去,这还叫没说什么?谢静彤身子一歪,差点没晕倒过去。这时候,她才理解郑可飞对自己笑里包含着深深的邪恶。

“谢队长,咱俩关系这么好。你怎么从来都没邀请过我住你的家里呢?反倒是我这个哥们,刚来东海市,你就要跟他合租?难道你看我哥们长得帅,对他动情了?”

郑可飞坏笑着看向谢静彤,话语里满是调戏。

“我……”

谢静彤脸已经红成了一个红苹果,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林飞凡撕的稀烂。

“谁要他跟我合租了,自恋!”

良久,谢静彤红着脸,只是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