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无敌战尊

第十章 耍无赖!

林飞凡有些慌了,他瞪大眼看向谢静彤。

“哎,咱们可都是成人了,说过的话怎么能当放屁呢?”

“你说谁放屁呢?”

谢静彤狠狠的瞪向林飞凡,恨不得冲上去狠揍林飞凡一顿。这家伙说话没大没小,完全没把自己这个警局队长放在眼里。

“你之前可是答应我和你租住在一起的,把我牛头骗到手后,突然反悔。这可不是君子行为。”

林飞凡不满的看向谢静彤,丫的早说啊。早说自己就不把牛首交出来了,有了牛头,那自己岂不是发财了?到时候想住哪里,就能住哪里。还愁没地方住吗?

“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谢静彤讪笑着看向林飞凡,就要故意气气这个家伙,让他还那么拽。

“这可是你说的。”

林飞凡不屑的一撇嘴。

“那我可要找记者朋友谈谈了。咱们的东海市公安局长和刑警队长,可都是个大骗子。好大喜功,虚伪无耻。”

林飞凡说完,转身就要朝着门外走去。

“神经病,你给我站住。”

谢静彤猛的吼了一声,小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妈蛋,林飞凡这货怎么就这么坑呢?还真知道自己怕什么,硬是拿这个来要挟自己。

要真是让林飞凡把这猛料报给了那帮记者,那对东海市警局来说,可是个天大的污点。局长宋思明肯定要被上峰骂死了。骂死了宋思明,那自己肯定也不好过。

“怎么?我的大队长,你改变主意了?”

林飞凡笑看着陷入沉思的谢静彤,他这招釜底抽薪,看来还真是有了作用。

谢静彤看了一眼身旁的郑可飞,无语的白了林飞凡一眼。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合租的,你可别后悔。”

林飞凡看着谢静彤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浮起一阵胜利者的喜悦。

谢静彤嘴角上也忍不住显现出一抹淡笑,她那句话可不仅仅是吓唬林飞凡。因为她心里清楚,合租搭档吴曼儿的为人。

你就等着哭着喊着分租吧。想到这,谢静彤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得意的淡笑。

“谢大大队长,我哥们以后可就交给你照顾咯。”

郑可飞意味深长的看向谢静彤,一想到林飞凡这个家伙入住谢静彤的闺地,郑可飞就觉得肯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要发生。

“你少在这里故意给我添堵。”

谢静彤不满的白了郑可飞一眼。

“这可是你哥们,你怎么不让他住你家呢?”

郑可飞神秘一笑,往谢静彤的耳边贴了贴。

“我自己一个人裸睡什么的都习惯了,林飞凡要是住我家。那我可就悲剧了。”

谢静彤邪恶一笑。

“有什么悲剧的?反正是你哥们,肥水不流外人田。给他看看,总没什么的。”

郑可飞猛的捂住嘴巴,震惊的看向谢静彤,脸上写满了错愕。

“谢队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你可千万别把我纯洁的哥们带坏了。”

谢静彤脸色一红,羞愧难当。也就是,什么时候,她说话怎么就变得这么开放了。妈蛋,一定是郑可飞故意坑自己。

“你哥们要是纯洁,那天底下的男人可全都只能进牢房了。”

谢静彤不满的看向郑可飞,轻哼的回道。

“嗨,我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林飞凡一脸迷茫的看向谢静彤,他这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谢静彤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就是自己长得帅点,也总不能躺枪吧。

“说你那是看的起你。”

谢静彤不屑的扭过头。

“赶紧把你剩下的茶喝了,一会带你出去买点生活用品。”

“哎呀呀,谢大队长,我都要忍不住吃醋了。要不要带我也一起买点生活用品啊。人家的好多东西都没了呢。”

郑可飞故作可爱的往谢静彤身边蹭了蹭。

“你少在这里恶心我,赶紧把你手头上的工作先做好了。一会中午一块吃饭。”

郑可飞顿时一阵激动。

“谢谢谢大队长,我这就去。”

郑可飞说完,慌忙朝着门外快步跑了出去。毕竟离下班时间不早了,好不容易逮到谢静彤一顿,可不能让她找机会给省了。

“不愧是你的哥们,跟你一个德行。”

看着郑可飞出门,谢静彤又不忘连带着林飞凡一块嘲讽。

“大姐,我这躺枪也太多了吧。一会身上要成马蜂窝了。”

“你说谁大姐呢?”

谢静彤当时就不乐意了,自己二十出头,三十不到,正值花季年龄。连恋爱都还没谈过,却硬生生让林飞凡这声大姐喊老了。

“哦。我的意思是大姐大,你最大的。”

林飞凡眼珠一转,坏笑着看向谢静彤。

“这还差不多。以后再敢胡乱叫,信不信我把你扫地出门。”

谢静彤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笑,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

“知道了。谢大美女。”

虽然谢静彤确确实实是个大美女,可林飞凡喊出来,还是觉得有些违心。

“油嘴滑舌,男人本性。”

谢静彤说完,不屑的轻哼一声,转身走出门外。

“哎,不是啊。这我喊你大姐,你不满意。喊你美女,你又说我油嘴滑舌。这做男人怎么就这么难?怎么就这么累啊?”

林飞凡朝着谢静彤的身影,哀怨的回道。

“别那么多废话,你到底还买不买生活用品了?”

谢静彤头也不回的反问道。

“买,为什么不买。”

林飞凡轻哼一声,妈蛋,有便宜不赚,难道不是傻子吗?

出了警局大门,谢静彤带着林飞凡打了出租车,朝着天一商贸大厦而去。眨眼功夫,出租车就已经停在了商厦外。

“师傅,多少钱?”

谢静彤说着打开钱包。

“一共是十五块。”

出租车司机偷偷的瞄了一眼林飞凡,心中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妈蛋,这个男人还真是坐得住,让一个女人付钱就算了,还让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付钱。还有点人性吗?这要是让广大单身哭屌看见,还不拿刀砍了他。

“你说什么?”

林飞凡瞪眼看向司机,一脸不满。

这一句话,把谢静彤和司机都吓了一大跳。

“我没说什么啊?”

司机心底一惊,心虚的看向林飞凡。

“你刚刚明明说要拿刀砍了我的。”

林飞凡不满的看向司机,这丫的,还在这里装蒜。他明明听的清清楚楚,司机就是说要拿刀砍他的。有本事说,却没勇气承认。

“林飞凡,你有病吧?司机什么时候说要拿刀砍你了?”

谢静彤震惊的看向林飞凡,眼神里、话语里全都是不满。

司机一阵心虚,脸都吓白了。妈蛋,真的假的?自己心里想的这么一句话,这小子听见的了?如果不是谢静彤给自己作证,司机还真以为自己说出口了呢。

“我真的听到司机说要砍死我了。”

林飞凡不满的看向谢静彤,他做特种兵这么多年,虽然不能说的上是耳听八方,但至少这个听力绝对没有问题。刚刚,就在刚刚,他的耳边清清楚楚的听到司机说要是广大苦屌看见了,肯定要拿刀砍他。

“我说你是不是有迫害妄想症啊?”

谢静彤撇嘴看向林飞凡,忽然间,她觉得,让林飞凡住到自己家里来。那简直就是大错特错,这小子,很有神经病的潜质。

“可我刚刚……”

“你别可什么可了。”

谢静彤有些不高兴了,整个表情都是冷冷的。再看向出租车司机,不免更气愤了。

“你别发神经病了,你看看你,把人家大叔都吓出一头汗来了。刚刚明明就是我跟大叔在问打表的价钱,大叔说了十五块。其余一句话也没有说,你那只耳朵听到师傅说要砍你了?我说你是不是耍无聊耍惯了?又想不给车钱?”

“没事,没事。”

出租车司机反倒是连连道歉。

“小伙子可能走神了,这才听错了话。年轻人嘛,难免耳朵不好使。”

林飞凡登时眼睛瞪的老大,一脸惊愕的看向出租车司机。妈的,这句话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什么叫年轻人难免耳朵不好使?不应该是老年人耳朵不好使吗?难不成又是自己听错了?

“听到没?什么叫素质?大叔这就叫做有素质。你污蔑人家,没给送警局。反倒还安慰你,你羞不羞愧啊。”

谢静彤对于林飞凡更不满意了,一个大爷都比他有素质好多。

下了车,林飞凡还是搞不明白。他明明就听见了出租车司机说要砍自己的,怎么可能会是幻听呢?

“喂,你还在瞎想什么呢?”

谢静彤不满的弹了一下林飞凡的脑门。

“难怪你会出现幻听,你这种爱幻想的人,迟早有一天,脑子会出毛病。”

“我还是觉的不对。”

林飞凡摇了摇脑袋。

“我确实听到出租车司机说要砍我了。”

“我说能别这么偏执吗?你知道神经病都是怎么得的吗?大部分都是因为偏执。偏执到不可理喻。我可以以我谢静彤的人格担保,出租车师傅没有说过你一句坏笑,更别说要砍死你了。”

看着谢静彤认真的模样,林飞凡迷茫了?难道自己还真的出现了幻听不成?

加入书架